兰欧酒店深圳店业主:有胆识才会有成功

导语:雨果说过“拿出胆量来那一吼声是一切成功之母”。确实,成功并不是先有钱、有资本和积累,而是先有胆量。这个“胆”,就是敢想、敢拼、敢挑战。如果没有敢作敢为、赴汤蹈火、破釜沉舟、吃苦到底的勇气和耐力,可能真的就平凡了。

今天小编采访的这个人,就是凭着自己的胆量在深圳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,他是第一个在深圳开兰欧酒店的投资人——赵宏伟。据了解,赵总是第一次投资酒店行业。深圳作为一线城市,中档酒店品牌林立、竞争残酷,因此投资人在选择酒店投资时更为谨慎。赵总义无反顾地选择加盟该酒店,我们很好奇他背后的故事。

赵总是80年代的拓荒者,参与深圳建设的建筑多达50余栋。因为机缘巧合,赵总来到深圳打工,中途做过很多行业。谈到第一次赚大钱的经历,赵总有些忍俊不禁。凭借安装鱼骨电视天线摸索出来的经验,年轻的赵总大胆接过为深圳电视台接驳通讯(被工程车辆撞断连接盐田区电视讯号主电缆)的任务,拿到了第一份“大钱”。尔后数年,赵总凭着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的胆量,承接了深圳明思克号航空母舰改造等大工程,慢慢发家壮大。赵总很多打拼的经验或多或少和建筑行业有关系,他对建筑有着特殊的情感。

建筑本身就是文化的载体

受到赵总的邀请,穿过两边蓊葱郁勃的树林,我们来到位于梧桐山麓脚下的“艺术小镇”,这是深圳市罗湖区倾力打造的文化驿站。这里,有山水,有流云,苍莽环抱,山涧萦绕。赵总的“公司”就坐落于此。往里面走,就能看到一座气魄宏伟、严整开朗的唐韵宋风的仿古建筑,它汇集了剧场、影院、古琴研习馆、大小讲堂、餐饮及客房等场所,致力于艺术展览、表演、会议、培训等综合性文化平台发展。

在此,随处可见赵总从世界各地淘来的艺术收藏品,如明代的柱础、清代喜轿、民国时期的红色湘绣和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铜器等,他还请过扬州乐器厂逾时三载,用汉代金丝楠古木雕刻了一副《金陵十二钗》。在他的耳濡目染下,赵总的女儿在十二岁就已经研学《说文解字》,并能用小篆创作古诗词,此外还会篆刻印章、演奏古琴尺八等乐器和国画。据店长反馈,兰欧酒店一楼餐厅墙上的涂鸦作品,也是他女儿绘制的。

为何要历时四年建造一栋仿唐建筑?赵总认为“建筑本身就是文化的载体”,因为古建筑本身就是集中国传统文化之大成。唐代建筑承汉代建筑遗韵,采异域文化之精髓,是一种具有艺术美学特征和文化内涵的物品。唐代建筑色调简洁明快,屋顶舒展平远,门窗朴实无华,给人庄重大方的印象。因此,赵总用钢筋混凝土仿木,建造了一座仿唐文化会所,意在弘扬中国国学文化和艺术。

兰欧酒店的诞生,经历了对欧洲31个国家、79座城市、356家酒店建筑风情及历史人文的深刻考察与学习,呈现了一座原汁原味的欧式艺术酒店,展现了独有的文化魅力。这也是赵总为什么选择兰欧酒店的重要原因。

优秀的品牌IP更具投资价值

同质化现象,一直是酒店行业里的难解之题。各种的酒店遍地开花,伴随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中档酒店没有特色、缺乏竞争力。兰欧酒店是中档酒店行业里特立独行的“异类”。它采用“酒店+艺术”的商业模型,用丰富的艺术元素和IP文化,为商旅人士打造舒适艺术商旅住宿体验。

人们生活需要更深入的精神引导,这是时代发展前进的必然结果。因此,该酒店品牌利用丰富的文化IP内容,进行联名营销,更容易让酒店被投资人所青睐。赵总说来总部洽谈合作的时候,该酒店位于青岛五四广场的店尚未竣工,在没有样板间可参考的情况下,就是被它的IP文化所触动,才有了后续的合作。

赵总开玩笑说,在深圳开兰欧,他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对于该酒店在深圳未来的发展,他并没有太多的担心。酒店地处盐田区,周围汇聚“行政+商业+文体”,旅游资源丰富,客源稳定。作为标杆店,未来会有更多招商会、艺术展等核心项目在该店举办,为酒店赋能增值。而作为品牌方,该品牌又一次入驻一线城市,也说明该酒店品牌通过不断进取探索、自我成长,给未来酒店业带来更多可能。

相关新闻

    推荐阅读